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印共(毛)支持农民的反农业法斗争

                  2021-09-28 10:59:13  来源: 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国际红色通讯2nd
                  点击:    评论: (查看)

                    让我们在人民呼唤的“废除农业法!”口号下战斗到底。

                    首先,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向印度广大农民们致以革命的问候。为了实现自己的正义诉求,自2020年11月25日以来,他们就一直以坚强的意志毫不妥协地与中央政府进行斗争。在过去8个月里,政府的暴力镇压已经造成超过500名抗议农民死亡。在此,我党中央委员会对所有为理想而献出生命的人们致以诚挚的革命敬意。莫迪在议会上只表达了对Jio公司电信塔被毁的悲痛,但却对农民的死亡保持缄默,这实际上表现出了他的剥削阶级本质。(译注:因为安巴尼和基础设施大亨高塔姆·阿达尼都是新农业法案的主要受益者,印度农民们对亿万富翁穆克什•安巴尼旗下Jio公司的基础设施怨气冲天,因此在旁遮普邦和印度其他地区,1500多座电信塔遭到反对《农业法》的农民破坏。)

                    政府要求农民在新冠疫情期间停止示威的指令是极为荒谬的。疫情没能阻止政府推行新法,却在农民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抗议时变成了阻止农民行动的理由。我党坚决谴责政府的这种态度,中央政府必须对第二轮疫情(新冠病毒的德尔塔毒株)的迅速扩散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政府甚至不敢向人民披露疫情的真实死亡人数。根据《纽约时报》的详细报道,印度的实际死亡人数是政府统计数字的6倍!必须在做好新冠防护措施的基础上继续进行废除土地法的斗争。

                    30年多年以来,印度实行的自由经济政策一直束缚着印度的农业,成千上万的农民因此失去生计。莫迪政府提出的《新农业法》是这些剥削政策的极致,它将彻底击垮印度农民。让我们为废除剥削性政府的这些法律而斗争到底,以避免其灾难性的后果。在此,我党呼吁大家时刻都要与这些自由化的经济政策进行顽强斗争。

                    到2021年6月5日为止,农业法已经实施了一年,而这也是农民反抗最频繁的一年。自从法令实行,农民们就一直激烈反抗。起初农民们试图在法律的框架下斗争。2020年9月10日,他们在哈里亚纳邦(Haryana。译注:印度西北部的一个邦,1966年从旁遮普邦分出成立)的古鲁格舍德拉(Kurukshetra)的维普利('Veepli)市场前举行集会。警察使用长警棍(Lathi。译注:一种可长达一米以上的较重长棍)攻击拖拉机集会上打出“拯救农民,拯救市场”标语的农民。农民们则使用石块作为武器。从那时起,农民的反抗便逐步扩大,开始使用包围德里的方式与政府的反农民态度对抗。印度农民的斗争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方式进行着,所以最高法院不得不于2021年1月12日暂停了该法律的实施。最高法院任命了一个四人委员会与农民们进行会谈。但委员会成员之一布平德·辛格·曼(Bhupendra Singh Man)拒绝,并立即退出了该委员会(译注:布平德·辛格·曼生于1939年,是印度早期著名农民运动领袖,为表彰他对农民斗争的贡献,印度政府于1990 年授予他国会议员的席位,他在位期间提出多项利于小农的提案)。农民领袖们反对这个委员会的成立。

                    由于最高法院要求暂缓实施,中央政府不得不将其推迟18个月。中央政府同意批准撤回电力修正案草案(2020年),并免除农民在防治国家首都地区(NCR, National Capital Region)污染行动中受到的惩罚。这些都是农民的胜利。然而,法律的废止问题仍悬而未决。此外,政府也没有保证通过有关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的法律。另一方面,政府在1月22日第10轮谈判后退出了与农民领导人的谈判。这暴露了政府反农民、支持大公司的态度。我党强烈谴责这种态度。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农民联合阵线”(Samyukta Kisan Morcha)组织并不坚定,他们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译注:Samyukta Kisan Morcha是2020年11月由40多个印度农会组成的联盟,以协调非暴力抵抗,并共同反对同年9月政府发起的三项农业法案。)

                    中央政府的领导,以及他们的代言人、假农民领袖哈帕尔·辛格·巴拉里(Harpal Singh Belari)和政府的狗腿子们一上来就给农民们扣上哈利斯坦主义者(Khalistanists)和毛主义者的帽子。(译注:指锡克教分离主义运动,其目的是在旁遮普地区建立一个名为哈利斯坦的锡克教徒的主权国家。)中央政府锲而不舍地尝试歪曲农民的诉求,这在德里红堡升旗事件和其他一系列事件上显露无疑。我党从一开始就严厉谴责这些阴谋。我们再次郑重声明,我党将在正确的指导思想下毫不妥协地斗争到底,以解决包括农民在内,所有被压迫人民的问题。中央和邦政府惊慌失措,声称毛派是一切人民问题的幕后黑手。我党无疑支持国内被压迫人民的一切斗争。作为革命者,领导人民斗争是我们的责任。不管政府给它起再多的名字,像什么城市纳萨尔派、头巾纳萨尔派等等,不管它修改和通过了多少法律,他们都无法阻止人民的斗争。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支持和领导这些运动。

                    我们党严厉谴责印度教婆罗门势力在从沙欣巴(Shaheenbagh)到西尔格(silger)制造的流血事件,他们在道德上愧对我们的人民英雄,如Gendsingh, Baburao Sadmek, Gundadur, Birsamunda, Siddho-Kano, Jyotiba Phule, Bhagat Singh, Ramaraju, Komram Bhim, Baba Saheb Ambedkar, Periyar 和其他这样的伟人。在此,我党再次强调,除非农民采取不妥协的斗争来反对印度教法西斯势力的亲帝国主义政策否则任何问题都不会得到根本解决。

                    反对农业法的斗争不仅与我国农民相关。我国8亿人民将被剥夺获取定额配给口粮的权利,为贫困人口提供的“国家定额配给卡”大米补助也将停止。印度政府将取消其在定额配给站上花费的31.7万亿卢比的补贴。而这些农业法将在许多方面摧毁广大群众的生活。因此,我们呼吁全国人民谴责政府行为,为废除这些法律而战斗。

                    值得赞扬的是,农民领袖在最近的邦议会选举中呼吁争取废除土地法。包括北方邦在内的5个邦定于明年举行选举。在这里我们呼吁战胜印度教民族主义(Hindutva)势力。与此同时,我们不应忘记这些议会政党的真正面目。我们必须记住,所有这些党派都在致力于在国内实施帝国主义、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这些政党的破坏性政策导致了印度阿拉伯人聚居区(译注:可能指古吉拉特邦,当地穆斯林人数较多,有资料称印度籍阿拉伯裔人多聚居于此;莫迪也曾在此任职)的现状。因此,我们党将团结代表农民的力量和组织,与他们携手并肩,战斗到底,加入包围德里的废除土地法斗争。我们必须挫败政府将农民赶出德里的阴谋。把中央邦那些支持新土地法的乡绅(Sarpanch。译注:指印度的五人长老会首脑)从村里揪出来,抵制他们的生意,不给他们的家族服务。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中央委员会新闻发言人Abhay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沐鸣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