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申鹏:翻译翻译,什么叫做“政治化”?

                  2022-04-06 10:49: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叫做“不要把xx政治化”。

                    比如某些专家的核心观点就是“不要把疫情防控政治化”。

                    我觉得好笑,你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表达自己的观点,制造舆论热点,对抗防疫法和“动态清零”的政策,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化”。你说“XX不要政治化”,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表达。

                    人类作为群居动物,从出生到死亡都不会离开政治,两个人聚在一起决定事情,就是政治,为什么要装模作样,掩耳盗铃,假装对政治避之如洪水猛兽?我只会认为这是一种矫情、虚伪、做作、双重标准、另有所图。

                    疫情防控真的完全与政治无关吗?防治传染病真的和政治无关吗?

                    自古以来灾难、瘟疫、流行病从来都不是单纯靠几个“专家”、“医生”战胜的,它需要社会公共力量的支援,需要强大的指挥管理能力,需要从上到下如臂使指令行禁止......这需要什么?这需要教育、宣传、强有力的基层管理,总的来说,需要国家的力量,需要强大的政治资源。

                    我们不说眼前的事情,我们说很久之前的事情......抗美援朝期间,美军对我们发动细菌战、生物战。

                    1952年初,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经“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考察确认,美军在上述细菌战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在石井等人的协助下,美方在巨济岛的战俘营中,对战俘进行细菌战实验,每天竟高达3000人次!随着这些细菌弹的落地,朝鲜历史上早已绝迹的鼠疫、霍乱等传染病又发生了,回归热、天花、伤寒也开始流行。3月份,志愿军患鼠疫的有13人,脑炎脑膜炎患者44人,患其他急性病43人,其中36人死亡。

                    1952年2月19日,中央军委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和副总参谋长粟裕等人召开会议,讨论反细菌战的具体落实措施,确定:立即将现存的全部340万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剂和其他防疫用具连夜装运,在三天内用飞机全部运到安东转送朝鲜前方部队,并立即再赶制1000万份鼠疫疫苗分批送往朝鲜

                    1952年3月1日,邓华担任总防疫委员会主任后,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反细菌战活动。在他的领导下,协调了国内派过来的四十多名专家和苏联派过来的十多名专家,组成了四个防疫检查队。各个军,师以及后勤部门都成立了中小型治疗队负责本部队的防疫工作。在前线,志愿军突击建立了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或隔离室,收治被美军投放病菌感染的病人。为确保战士们的身体健康,至同年6月底,志愿军部队鼠疫疫苗接种两次,霍乱、五联疫苗接种一次,注射率达到100%主要交通线两侧和防疫区内共计450余万朝鲜人民,以及战俘营中的“联合国军”战俘也接种了鼠疫疫苗。

                    国内也一样,爱国卫生运动迅速展开。全国总共组织了2万人,129个防疫大队,在国内各个海港主要交通线设立了66个防疫检查站,并大量生产疫苗和消毒杀虫剂全国各地动员群众清理垃圾、保护水源、疏通渠道、打扫卫生,灭蝇、灭蚊、灭蚤、灭虱、清秽。并且开展大规模防疫科普宣传,提倡大家烧开水、喝热水。

                    你觉得这样的“防疫”,“与政治无关”吗?

                    在帝国主义恶意发动的灭绝人性的细菌战、生物战面前,单纯的科学、医学起不了太大作用,只有在党领导下有组织有纪律的卫生运动,只有所有的科学、医疗人才听党指挥、为国效力,才能挫败帝国主义的阴谋和疾病的侵袭。

                    在一切还没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你迫不及待地说“不要把防疫政治化”,到底是傻白甜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看看那个时代防疫、反细菌战的宣传画吧,当年我们的先辈大大方方讲政治,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没有什么不可讲的。

                    再举个例子,建国初期,我们国家的卫生条件是很差的,我们没有现代化的卫生防疫基础,传染病泛滥,疾疫盛行,长江流域,有着大量的血吸虫病。我妻子的老家,在湖北荆州,在今天她们村里的河道堤岸上,还能看到当年的标语“严防严治,消灭血吸虫”。

                    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我们一穷二白,没有钱,没有那么多的医疗专家,没有那么多的专业设备和药物,消灭传染病,靠的是高效的组织动员能力,数十万医护下乡,全民动员,全民抗疫。把大家组织动员起来,隔离治疗病患,大规模疏通清洁水源,消灭钉螺等被寄生体.......现在整个中国几乎见不到血吸虫病人了。

                    很多人一直在强调“专业”的重要性,号召“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然而具体到防疫的时候,他们自己却是不讲“专业”、不讲“科学”的,比如说,专家居然说出轻症患者居家隔离这样的话,他们忘了上海有着大量的公寓、集体楼、老公房......所谓“居家隔离”,除了让更多的人感染,并没有任何作用。是啊,年轻力壮、打了三针疫苗的人恢复能力强,但是上海还有大量60岁以上的老人,大量有着基础疾病的人,大量打不了疫苗的孕妇和婴幼儿......他们是人?还是你们口中的代价?

                    至于所谓的害怕“骨肉分离”、“和成千上万的人挤在一起”、“被谩骂”、“被歧视”,到底是防疫的问题?还是管理执行的问题?到底是谁干出这些荒唐事的?某些工作者敷衍塞责、一刀切、防疫扩大化、故意强行拉走婴幼儿集中隔离、制造冲突和对立情绪,不反思自己的问题,难道还要把锅甩到两年来全球最成功、最有效的防疫政策上?

                    我总结一下,某些人是怎么把“防疫政治化”的,你防疫,他就扩大化;你全民核酸,他就三天两头半夜把居民拉出来折腾;你严防严控,他就针对外地人激化地域矛盾;你集中隔离,他就把孩子拉走;老百姓骂为什么不封控,他就把所有人锁在小区里不管;你怪他不作为,他就乱作为,搞形式主义,拼命折腾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你说新冠危害大死亡人数多不能放开,他就制造新冠以外的更多灾难.......

                    他没有别的目的,他就是很懂政治,太懂了,还要装出不懂的样子。

                    他们都是装糊涂的高手。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沐鸣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