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第二国际的拥趸们,分道扬镳的时候到了

                  2022-03-09 15:45: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苏修阵营解体以后,资本主义阵营没有了竞争对手,全球资本主义势力异常猖獗。

                    几乎在所有的国家,资本主义都有恃无恐。

                    跨国资本在全球范围寻找廉价劳动力和资源,控制全球大宗商品贸易,使用金融手段控制他国经济命脉,本国资本投机生产生活必需品,官僚资本与政权结合利用财政特权盗挖国库。

                    从2000年代开始,全球经济就出现了放缓的趋势。2008年,金融危机横扫全球,各国纷纷采取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饮鸩止渴。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一方面为金融资本提供了庞大的热钱工具,一方面让官僚资本迅速膨胀,一方面让各国政府财政陷入危机,一方面迅速推高了房产、食品、能源等生产生活必需品的价格。

                    中小资本被排挤出产业循环,大批产能被闲置,大批劳动力就业困难,生活成本激增。

                    第四次工业革命遥遥无期,人工智能的广泛使用,加剧了资本对劳动力的淘汰。越来越多的岗位,只需要越来越少的人。越来越庞大的劳动力人口成为失业后备军,他们成为劳动力蓄水池,有他们的存在,资本可以肆无忌惮地压低劳动力的分配份额。

                    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他们试图用知识改变命运,却发现教育资源的价格迅速飙升,学历的市场价值却迅速贬值,他们不得不以更高的教育成本从事更简单、低级的工作。最终,他们不得不采用不婚不育等方式无声地抵抗资本的压榨。

                    由于劳动力再生产困难,大多数国家的基本社会福利无以为继,以俄罗斯为代表的许多国家难以发放养老金,以日本为代表的许多国家的老人老后破产,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家生育率下降,老龄化严重。

                    全球资本的垄断程度从未达到如此之高,全球货币滥发从未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冷战以来,劳动者的处境从未如此之恶劣!

                    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逐步建成了以美国为核心,以英国、欧洲、日本、加拿大、澳洲、韩国、以色列、新加坡等国为外围的新日不落资本主义国家联盟。

                    俄罗斯、土耳其等后发资本主义国家,国内矛盾更加尖锐,人民的苦难更加深重。这些国家蠢蠢欲动,试图取而代之,至少谋求地区霸权,向外输出矛盾,谋求利润,转嫁风险。

                    这些国家内部集权程度更高,政府最高长官无法找到替罪羊,更容易因为经济动荡垮台,并被清算。

                    在这样的时代,全球各国都希望向外输出矛盾,转嫁国内矛盾。各国纷纷觊觎他国的资源,希望他国倒下,以夺取他国的殖民地或把他国殖民地化。于是,全球的经济、政治摩擦异常激烈。

                    这些摩擦演化为军事摩擦甚至战争。

                    各国的统治阶级纷纷宣扬他国的罪恶,却回避本国国内的阶级矛盾以及各国向外输出矛盾是导致冲突的根源。

                    各国的统治阶级都在做吃他国尸体的美梦。他们从来不想也不可能主动放弃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因为他们代表资本主义,他们的权力来自资本主义,路线决定人,人决定路线,他们是资本主义决定的人,他们必然是执行资本主义路线的人。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推行他们的路线,无产者的生命,就是他们的代价。

                    目前,资本主义各国主要政客的日子都不好过。美国人民为了反对拜登和疫苗公司勾结,正在上洛。俄国普沙皇转嫁矛盾的战争已经进退两难,俄国人民的不满情绪在酝酿,反战运动并没有被普沙皇的镇压而吓到。土耳其物价飞涨随时可能彻底失控,埃苏丹用通胀打败通胀的计划已经破产。这让他们有更强的紧迫感和更大的动力向外转嫁矛盾。

                    这样的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类似的事情在20世纪发生过两次,即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数以亿计的人口,因为资本的利益,杀得血流成河。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欧洲左翼运动,严重冲击了其他国家的政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反殖民斗争风起云涌,许多国家获得了政治上的独立。这其中,也包括新中国。

                    不过,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家的经济与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联盟高度融合,这些国家的大资产阶级和代表他们利益的国家领导人并不是不想与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联盟的资本家们欢聚一堂,而是全球金字塔的顶尖实在容量有限,容不下他们。他们又不甘心作为奴仆,一旦双方通过暴力冲突,确定了实力,就会建立盟友或主仆关系,联手镇压世界各国的无产者!

                    类似的事情,也有先例。二战结束,美国几乎照单全收了纳粹中低级官员,更没有追究支持纳粹政权的德国垄断资本。在日本处死寥寥战犯后,继续维护天皇为代表的统治阶级的地位。各国统治阶级一旦确立了彼此的关系,就相逢一笑泯恩仇了。这种确立关系的过程的代价,是数以千万计的无产阶级的生命!这些生命既包括同盟国军民的生命,也包括轴心国军民的生命。这是一场疯狂的赌局,筹码是各国的中下层的人命!

                    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也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这并不是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在明天到来,而是说由于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导致的经济危机造成的战争威胁在迅速降临。国内经济越困难,社会矛盾越尖锐的国家,越难以按照原有方式继续统治,越容易主动尝试军事冒险。首先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国家,不是实力最强的美英,而是实力最弱的日本。

                    现在,一些所谓的左翼,使用各种花言巧语,希望诱惑各国无产者彼此仇恨,在未来的大规模冲突或战争中,自愿加入赌局,互相残杀。

                    这样的事情,一样也有先例。1912年11月,一战前夕,第二国际在瑞士巴塞尔开会,通过了巴塞尔宣言,号召全球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争霸战。不久战争爆发,曾经参加巴塞尔会议的考茨基、普列汉诺夫、司徒卢威等人纷纷背弃了自己的宣言,鼓吹本国劳动者积极投入“自卫战争”。他们宣扬自卫,却从来不说如果所有国家都是自卫,那么战争是怎么打起来的?毫无疑问,至少有一方,甚至双方都是接着自卫的名义,搞扩张的事实!

                    列宁怒斥他们为娼妓,与他们割席断义,分道扬镳。

                    今天,又到了类似的时候。

                    支持帝国争霸的第二国际的拥趸们,我们到了分手的时候,请你们主动取关吧。

                    历史上,很多人都加入过左翼组织,后来堕落为右翼反动分子。比如,墨索里尼曾经加入意大利社会党。比如,李登辉曾经两次加入中共。比如,朴卡卡曾经加入南朝鲜劳动党。但是,他们后来都变成了反动分子。

                    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要效仿他们。

                    再见。

                        【文/安生,经济学博士,财经作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微信公号“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沐鸣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