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这年头快递员想辞个职,得通过坐牢才能实现?

                  2021-09-02 14:49:32  来源: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周末,中通、申通、圆通三家快递公司放出了一个行业“重磅福利”—— 给快递员涨派件费。

                  1.jpg

                    消息刚放出来没多久,另外三家快递韵达、百世和极兔,也紧跟着宣布自9月1日也就是今天起,全网派费上调0.1元/票

                    六家快递公司给快递员集体“涨薪”,看起来确实是个行业内部的大好事。如果这一政策落实,按照平均每天200单的送件量来算,快递小哥每月收入可能会增加500元之多,算是不小的涨幅了。

                    这则消息声势浩大,迅速窜上多家社交媒体平台热搜,快递小哥这一广受社会关注的劳动群体喜迎集体涨工资,本应获得一片叫好,但很快有人发现了猫腻。

                    有快递员透露,在此次宣布涨派费之前,多家快递公司光今年就已经连续两次下调快递费,派费已经下降了0.3元,快递员苦不堪言。

                  2.jpg

                    再看这出“降三涨一”,“降三”不听响,“涨一”通知到全网,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快递员得了多大的便宜。

                    而且,你当是资本家良心发现?其实只是被政策逼得不得不涨。

                    6月23日,国家交通运输部、国家邮政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提出了制定派费核算指引、制定劳动定额、纠治差异化派费、遏制“以罚代管”等四个方面的举措,来保护快递员群体的各项权益。

                    这四方面的举措,可谓刀刀见血,每一项都直戳痛点,可见国家在保障快递员方面所下的决心。

                    而反过来看,国家之所以如此关注快递员权益问题,正是因为各大快递公司对快递员的压榨,已经到了敲骨吸髓、忍无可忍的地步

                    乌鸦接下来就详细讲讲,成为一名合格的快递员,到底要被资本家剥掉多少层皮。

                    1

                    传说中的月入过万×

                    一降再降的派送费√

                    可笑的是,即便是在今天,互联网上仍在流传着快递小哥人均过万的传说,让很多外行人羡慕不已,跃跃欲试的更是大有人在。

                  3.jpg

                    快递员的收入真有传说中那么可观吗?

                    前阵子,中国邮政速递报社公布了《2020年全国速递业从业现状调查报告》,其中显示,超过5成的快递小哥月薪不到5000元,月入过万的快递员仅占1.3%

                    什么概念呢?按照往年985院校在各省市的高考录取数据来看,快递小哥月入过万的概率,大概要比考生考入985院校的概率还要低

                  4.jpg

                    5000元左右的工资,才是大部分快递员真实的收入情况,而即便是这样的工资水平,近年来快递员拿到手时也是一再缩水,每况愈下,因为快递员派费是一降再降。

                    随着电商巨头纷纷抢占下沉市场,负责电商件运输的快递公司之间的价格战打得是地动山摇。

                    快递战场厮杀,最受伤的永远是快递员,快递员们到手的派送费,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一条完整的快递业务链,最少包括揽件、中转、派送和信息服务四个环节,如果进一步细分,这四个环节又可以细化为七个更细的分配环节。

                    理想状况下,如果客户付一单10元的快递费用,这七个环节的费用占比情况如下:3元给揽件方(网点),1.6元给收件快递员,城市内分拨费用0.6元,运到分拨中心运费0.3元,总部收到面单费1元、中转费2元,还有就是派件费1.5元。

                  5.jpg

                    但快递员能拿到1.5元派费的时代,早已远去,现如今他们能拿到的派送费,基本都在1元以下。

                    面单收入、中转费、运输费用这几块基本固定,能够被快递公司蚕食的利润部分,只能来自加盟网点和快递员的利润来源

                    在北京当过两年快递员的敬宏骏,曾经也是怀着“月入过万”的高薪快递梦,在 2018 年末踏入快递行业的,“最开始我干的韵达,一票一块五,然后降到一块四,过了不久就是一块三了,我离职的时候已经降到一块二了”。

                    而且每次降派费,公司并不会向他们出具合理的书面解释,“只是说要降派送费提前一个月或者半个月说”。连降数次派费面对舆论只字不提,偶尔涨那么一次就大张旗鼓,“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真是再精精不过资本家。

                    不同地区、不同公司对快递派费的计算方法都不相同,但派费下调,是一致的。

                    二级承包网点负责人张永入行3年,所在区域的“四通一达”的快递都会经他手送出,在他的网点2017年派费为1元,2019年5月降到0.8元,今年5月起,派费已经降至0.7元。

                    去年7月,安徽部分快递员的到手派件费甚至一度降到一单4毛钱,扣除短信费和电话费后,平均一单只能赚0.25元。

                    什么概念?以快递员平均一天派送200件快递来算,一天的收入只有50元,如果没有底薪,那么一个月到手工资就只有1500元。

                    派费一降再降,降到快递员生活都无法保障的时候,快递员只能罢工。据中国劳工通讯统计,2020年快递行业罢工事件23件起,然而真实的罢工数量,远远不止于此。

                  6.jpg

                    2

                    被剥夺的离职自由

                    被扣的押金和工资

                    既然钱不到位,干脆辞职不就行了?

                    辞职还真不好辞,干快递员这行,是进来容易出去难,想要辞职,资本家还要再剥掉你层皮。

                    就在这次派费上涨的几天前,有个快递小哥为了辞职采取了迂回战术。

                    因为想休息,一名浙江快递小哥故意酒驾求被抓,酒后驾驶三轮车被查后对交警说:“你不抓我,我就没得休息,抓完之后我可以顺利辞职了呀,我是故意的。

                  7.jpg

                    辞职比进局子还难?这波操作让人摸不着头脑。

                    因为在快递行业,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行业规则,快递员在上岗之前,要交一定数额的押金。押金的数额,几千到几万不等,交了押金,才能拿到进入快递这个所谓的“高薪行业”的入场券。

                    在这则新闻下面,有同为快递行业的网友补充,“公司压一万块押金,满三个月工资发第一个月的工资,循环”。

                  8.jpg

                    入岗前交一万块押金,出于快递小哥使用公司派发的交通工具,常常运送一些贵重物品,和职业流动性又大的职业特性,为了方便约束员工,乌鸦尚且能够理解。

                    但是,这笔金额不菲的押金,大有成为快递公司变本加厉阻止员工辞职的最有力的威胁手段的趋势

                    前面提到为辞职不惜酒驾入狱的快递小哥,正是因为面临主动离职押金会被扣的困境,才不惜走此“下策”甘愿犯法入狱,如果不是被逼得无路可走,又有谁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

                  9.jpg

                    平时离个职都这么难,更别提双十一或者年底快递量暴增的时候,快递小哥离职有多么困难。

                    去年十月,扬州圆通快递的一名快递员小张因为想回老家结婚,于是向快递公司提出辞职,但几次三番得到公司的回答都是“再等等”。

                    一再追问之下,小张得到的回答是:离职可以,但后续派件的费用,以及找替补人员的费用,都要算在小张头上。

                    彼时,小张总共有三万元的押金和工资压在快递站,最终在求助媒体之后,双方经过协商,站点在1月份的时候才同意支付小张12月份的部分工资。

                  10.jpg

                    俗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还别说,快递这行,就是这样躲也躲不起,如果没有改善,想必“酒驾换自由”甚至更加极端的操作还会层出不穷。

                    3

                    通不过的考核

                    罚不完的罚款

                    国家邮政局在2018年做过一份调查,一千名快递员中,有超过70%表示不堪重负。

                    原因除了派单价格一降再降之外,签收率,送货时间,破损率,丢件率,货物单据上传时间,货物检查率,着装,站点投诉率等等KPI考核款项越来越长,稍有不慎就要面临上百元的处罚。

                    快递公司罚款制度之苛刻,已经达到了剥皮抽筋的程度。

                    很多快递员一天的生活,是从签收率这个数字开始的。拿中通举例,公司要求每天从8点开始计算签收率,8点之前签收率必须达到30%,10点是60%,午后必须达到95%,达不到这个数字,将按照1元1单罚款。

                  11.jpg

                    为完成签收率不被罚款,很多件多的快递员甚至需要每天5点半起床,洗把脸就去上班,一天只吃一顿饭,其余的时间都在送快递。

                    就算签收率达标,如果发件量不达标,也是要罚款的。快递公司每个月会对每个责任区域设定月发件量目标值,区域不达标即会产生罚款,还有一些罚款理由,都是大家想不到的。

                  12.jpg

                    比如在新冠疫情期间,需要打卡,不打卡或者忘记打卡罚款20元/天。

                    每天必须提交3个淘宝顾客好评图片,拍照后上传快递员系统,每日统计,少一个好评扣10元。

                    上级错分件,基层快递员买单,错签收,就罚款,不签收,就是你签收率不达标,还是罚款。

                    不穿工作服,罚款!季节性强制快递员购买工作服。

                    要求退回件,没在系统时间退回的,每24小时罚款50元......

                    类似林林总总,只有想不到,没有罚款罚不到。

                    当然,各类罚款当中罚得最狠的,当属投诉罚款

                  13.jpg

                    一个客户投诉,意味着至少罚款快递员100元,无法在两小时以内解决,罚款会上升至200元。其中最要命的“服务态度”投诉,多达500元。

                    每个快递员每月平均都会接到几个投诉,平均下来,每个人的罚款都在千元左右。但不理解也得忍着,“因为除了忍,没有什么其他方法”。

                    甚至在国内各大快递公司强硬的惩罚制度下,衍生出来了一些黑灰色产业。例如:组织敲诈快递员、恶性刷单等等。

                    公司和不讲理的客户之间出现纠纷,处理成本最低的就是处罚自己的员工,处理成本最高的是认真调查、同不讲理的客户按正确的方法解决问题,但快递公司无疑选择了前者。

                    因为罚款都快成为快递公司的第二财富密码了,割完消费者韭菜再割一波自家员工韭菜,两头获利,岂不美哉?

                    4

                    巧立KPI

                    设计包仓费

                    当然,资本家割底层员工韭菜,其中最为恶心的其中一环,当属包仓费

                    什么叫包仓费呢?一个地区的物流中心,车辆装满了货运到各个网点,卸完货,还要再拉回物流中心。但为了不让车空着回去,多少拉点货物,降低成本提高利润,快递公司巧立了一个新的交钱的名目:包仓费。

                    意思是我往你这个网点发完货,回程的时候拉些你收的件还不亏,要空手回来就不划算了,那不如这样,你每天固定向我交一笔钱,包下我往回运的成本。

                    你的货不够,我照收这个钱;你的货超了,我还只是收这个钱,刺激你多收件,这样你收的件多了,你赚了,我更赚,你收的件少了,就算你亏,我还是不亏。

                  14.jpg

                    为了更好的理解,我们举个例子,就拿中美贸易来说。因为美国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大,中国发美国的货轮都是满的,但货轮回程的时候,反正货轮是空的,随便拉点什么都能赚,于是航运商就运了大量的洋垃圾回来,为了就是赚回油钱不亏本。

                    但按照快递公司的意思,这个油钱他不掏了,要下面的网点帮他掏,网点想要不亏钱,只能拼命把货轮塞满。

                    网点交了包仓费,意味着每天的收件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回本,收件量要是达不到这个程度,那就得亏。

                    网点的压力也很大,那怎么办呢?成本向下转移呗。

                    我这个网点每天要交1000元包仓费?没关系,我有50个快递员,你们每人每天得向我网点交20元,这不就轻松解决了。

                  15.jpg

                    网点不想交包仓费?快递公司扣网点的保证金就能治的服服帖帖;快递员每天收不到要求数量的快件?扣点快递员工资人网点也不赔啊

                    快递员,毋庸置疑处于快递产业链的最底层。

                    5

                    快递公司压榨完毕

                    快递柜和驿站再割一刀

                    打工人平时上班不在家,快递柜和驿站在收件环节中就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智能快递柜在物流配送环节的收费模式各不相同,目前市场上大致分为两大类收费模式:一种是取件人在免费期限内免费,超时收费;另一种是对取件人免费,而对投放的快递小哥收费。

                    前者最突出的代表就是丰巢,丰巢保存包裹18个小时内免费,超时后按0.5元每12小时收费,3元封顶,节假日不计费。

                    而后者的代表便是蜜罐,蜜罐在配送环节并不向收件人收费,而是针对快递员收费。在快递员把配送件放到蜜罐48小时内收费0.25元,若没有在48小时内取出还要再收0.25元。

                  16.jpg

                    快递员若未通知收件人直接将快递送至智能快递柜,会受到快递公司最严厉的处罚,不仅快递员会被罚款200元,快递员所在集散中心的责任人也会遭到处罚。

                    而打着“免费寄存服务”的旗号应运而生的菜鸟,妈妈驿站,快递超市等各种驿站,其所谓的免费也只是针对货物的买方而言,其收入来源,则完全依赖和快递前线站点以及快递员的派件费分成。

                    快递员每件包裹会有3、4毛分给驿站,以换取更高效率的派送。

                    那么问题来了,快递员的派送费本来就不高,且一降再降,他们为什么花着不低的成本,和顶着被投诉的风险,在不通知收件人的情况下,直接把快递放到驿站和快递柜?

                  17.jpg

                    快递员不是不想送货上门,而是不现实。

                    下面是一个快递小哥的自述:

                    如果我一天打200个电话,花上2个小时,其实也能做到。但是这样很不划算,2个小时可以送多少快递,打电话耽误的时间,可能就是很多人等着我送快递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电话打完了,客户的要求我也满足不了,这才是最根本的。只要有一半人让我送上楼,我就做不到,送了前面的,后面的当天就送不到了。留到第二天吧,客户着急会来催,而且第二天又有新的快递进来,量就越滚越多了。签收率不达标,又面临各种罚款。

                    这个时候,快递柜也不够用了,大家抢起来,柜子经常都是满的。我收到最多的就是:为什么不先问过我,直接就放驿站了。

                    说实话,这种问题我们都懂,谁不想让客户舒舒服服呢。但是一问客户,每个客户的要求都不一样,根本做不到。给了选择又做不到,那不是骗人吗,只会让客户更不舒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解决。

                    试问,如果派送费高、任务量小、没有签收率等一系列罚款相逼,快递小哥难道不想悠哉悠哉给客户一个一个送货上门吗?而这一切又要怪谁呢?

                    6

                    敢投诉老东家?

                    罚到你喊爸爸

                    快递公司如此不加节制地罚款,投诉公司能讨回公道吗?

                    事实证明,不仅不能,资本家还会杀鸡儆猴,罚到你喊爸爸。

                    在2015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在北京昌平区沙河镇松兰堡中通快递站点工作的许先生,在领取工资时发现,自己的工资被扣了1630元的罚款。

                    “我们每送一单才收一块钱,一个月罚了我7单,每单罚款金额80元到400元不等。”

                    许先生表示,其中只有一单罚款由于自己的原因造成,其他6单延误都是由于司机派件派错,或者发件人写错手机号码造成的。

                    事后,快递员又将快件准确送达,未对客户造成损失。许先生称,投诉人并不是客户,而是中通的发件网点。他曾致电其中一位客户,对方称其并未投诉过,也未收到过赔款。

                    许先生因不满其中6项罚款的决定,向中通总公司反映情况,但中通总公司客服称,“总公司没有提供快递员反映情况的应对方法,我们不负责这种情况。”

                    随后,许先生又向北京市邮政管理局进行投诉,希望中通公司返还6项不合理的罚款,共计1230元。但对方以“只负责受理用户对企业服务问题的申诉,企业内部问题不在申诉受理范围之内”为由,建议许先生自行联系中通总部处理。

                    6月下旬,许先生接到松兰堡站点负责人的通知称,由于许先生对外投诉公司,松兰堡站点被罚款1万元,该罚款最终需要由许先生本人承担。7月23日,许先生因不满中通公司的罚款行为而离职,公司将其剩余的7841元工资作为罚款抵扣

                    在中通快递公司的《客服中心质量监管条例》中,也确实有“网点工作人员向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中通,每次罚款5000元,网点提醒客户向监管部门投诉的每次罚款1000元”的条款。

                    可是这“条例”,它合理吗?公司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在规章制度中排除公民享有的正当诉权,并对员工处以如此大额的罚款,这是何等程度的霸道?

                    7

                    全年无休

                    超长待机

                    物流行业是24小时不休的,白天揽件派件,晚上装车转运。

                    了解物流行业,才能真正开始了解底层劳动人民的艰难。

                    以快递员为代表的快递从业者,大多数没有周末的,双休、单休都没有,7天连轴转,顺丰可能好一点,每周会有一天单休。

                    法定节假日更不可能休息,中秋国庆照常工作,甚至没有加班费。

                    至于每天要工作多少小时,正常来说都是12小时往上。全年只有春节时10天的假期,平均每个月不到一天。

                    快递员每天基本上一睁眼就开始干活,一直要忙到晚上六点多,有些公司甚至还会规定晚上要准时到操作场地进行打包,进行两个多小时的强制加班。

                    晚上打包的“福利”是,早到的前15名会有加班费:前五名30块,五到十名15块,最后五名10块,有工友为了这些奖励早早赶去操作场地开始工作,晚于七点半打卡还要扣款。

                  18.jpg

                    每天只有晚上九、十点回家才有自由时间,有些甚至工作到凌晨,回家以后基本是倒头就睡。如快递员生病,要带病送件,送完才能去医院。

                  19.jpg

                    一天工作高达 16 小时、高峰期一天都不能休息的工作模式让不少快递小哥几乎没有休闲社交活动。

                    有快递小哥称,自己干这行两年多一周只休一天还会用来补觉,“经常感觉自己就是处理快件的机器人”。

                  20.jpg

                    高压要强之下,连找对象都成问题

                    8

                    无劳动合同和社保

                    在风里雨里“裸奔”

                    不与员工签合同不缴社保,已经是快递业内公开的秘密。

                    有业内人士“爆料”,在100多万快递从业人员的调查当中,将近90%的人没有劳动合同和五险一金,有的连底薪也没有,基本是在劳动权益中“裸奔”。对快递小网点的劳动权益监察一般只能靠举报,往往一查一个准。

                    而根据快递100最新调研数据显示,全国约400万快递员中,仅有14%系由所在企业或自己缴纳社保、五险一金。

                  21.jpg

                    在快递行业,行业内除了EMS邮政快递、顺丰这些采用直营模式的快递公司用工较为规范,会和部分员工签合同缴社保,其他像“三通一达”这样的快递公司基本能不签就不签。

                    因为快递行业有这么一种说法,“直营是亲儿子,加盟是干儿子”。加盟商需要自负盈亏,交给总部的面单费、派送费、中转费等成本不低,还有各式各样的罚款需要承担。

                    劳动合同缺失,五险没有保障,对于这些快递员而言,将来的命运唯有交给运气。

                    没有劳动合同和社保,年轻时风吹雨打或许没问题,但当他们老了、病了该咋办?

                    今年5月,石家庄一名中通快递员在出租屋内死亡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名快递员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社保。

                  22.jpg

                    按《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该快递员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发病,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身亡,应视同工伤。

                    但由于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购买保险,无论是网点还是平台与其都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很可能面临“死了白死”的局面,这公平吗?

                    再强大的资本和平台,都不能以牺牲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为代价,而对于资本,更不应该报以侥幸靠它自律,如果他不体面,就得有人帮它体面

                    尾声

                    快递员的遭遇,让乌鸦不由想起了上世纪上海等地的包身工这类工人的极度被剥削的经历,以及在剥削过程中受到包身老板对她们种种非人的待遇。

                    夏衍笔下的《包身工》一文曾入选了高中语文教材,但几年前《包身工》曾退出了中学课本,因其“年代过于久远”,不能“与时共进”。

                    而几年后,在经历了数次“进退”,再一次入选了高中语文教材。

                    现在看来,与上世纪30年代的包身工们相比,中国的底层劳动者早已不用再遭受身体上的殴打和折磨,但是新时代的资本家们,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对人们进行敲骨吸髓式的压榨,相比旧时代的资本家们,更为变本加厉

                    毕竟旧时代的包身工们,还和工头们订有合同,工头还要付给包身工二十元大洋的包身费,但新时代的底层劳动者,不光没有合同,还要交一笔不菲的入场押金,为了获得自由,不惜用进局子来换取。

                    《觉醒年代》中,李大钊在长辛店发展工人运动的时候,做了一次慷慨激昂、荡气回肠的演讲,里面跟大家讲了五一劳动节的由来,还提到了《八小时之歌》的歌词:

                    “我们要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已经厌倦了,每天白白地辛劳,才只能挣到这么一点点糊口的工钱。

                    我们要每天工作八小时,因为我们没有时间思考了。我们要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我们要闻闻花香,我们要晒晒太阳,因为我们相信上帝是让我们工作八小时。

                    我们从船坞、车间、工厂召集了我们的队伍,我们争取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另外的八小时只给我们自己!”

                    眼看这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不断艰苦斗争才为工人争取到的权利,得而复失,怎能不让人悲从中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沐鸣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