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军旅心路十三年(8)

                  2022-03-31 11:27: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彭雪太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八篇:乐安山乡

                    1976年国庆节后 ,我们107团基本上完成了5918工程的建设任务,告别秦岭深山,离别奋斗八年的红川,整体开赴四川重庆,继续“深挖洞”“开毛荒”。 1971年“9.13事件”后,我们的部队番号由8318部队改为88705部队,驻扎重庆后,改番号为88739部队。

                    部队迁移重庆,担负的工程任务很分散,我们一营的工程在大足县雍溪镇的乐安山区;三营的工程在重庆北培曹上;二营和四营的工程在重庆歌乐山林园内;107团团部驻歌乐山附近的矿山坡。

                    我们三连从秦岭深山移防到大足县雍溪镇,开始就住在乐安山脚下的对溪河边,先期任务是修桥、修路、修营房。住在山脚下的主要任务是修建桥梁,分工一个排在山上修建营房。经过几个月的紧张施工,桥修好了,路修通了,连队大概在1977年搬家上山。

                    一排的营房修建在一片坟地上,搬上去入住时,一排长韩放泉说,住在坟头上不吉利,必须“驱鬼”,就在室内放了几枪,把“鬼”赶跑了,解除了战士们心头的疑虑,才安心的住了四年。

                    当时的工地(洞口)离三连最近,连队营房修建错落有致,一排二排在公路下面一层,三排四排在第二层,连部、炊事班、伙房和司务处在三排的右边,离洞口更近。

                    一营营部住三连左边的公路上面,一连、二连、四连住营部的下方。营部下面有一个操场,全营经常集合在操场上看电影。电影《黑三角》就是在这个操场上第一次为我们部队放映,李谷一老师演唱的主题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听到。李谷一清脆的歌声,悦耳动听,优美的电影画面,激动人心的词曲,“军民鱼水情意深……锦绣河山万年春”,浸入我的心田,令人终身难忘。

                    1978年国庆节前夕,连队购置了第一台电视机,为连队的文化生活和学习提供了一个好的平台,全连指战员十分高兴,看电视取代了听广播,也取代了部分打骨牌、打扑克牌的活动。没有电视机之前,我们连队每逢节假日和礼拜天休息,除了营部组织看电影外,绝大部分时间就是卧在宿舍里玩扑克牌、打骨牌,轮流坐庄,争上游,输家就在头上贴纸条,输得多时,额头上、鼻子上、脸上和嘴皮上,贴得满头都是纸条儿。但是,无论是玩什么娱乐活动,从来没有兴过钱。

                    三连驻乐安山区施工期间,我一直是连队司务长。没有参加过施工,只是在山洞掘进贯通后,从这头进口走到那头洞口,观察过一次。当然,洞子所在的山没有秦岭山那样巍峨,洞子也没有5918工程那样庞大,只相当于5918工程的一个支洞而已。在整个施工过程中,掘进时因为塌方,连队牺牲了两名战士,具体经过我实在无法表述清楚了。

                    乐安山区这个工程,始终不知道一个正式的名称,工程是干什么用的也不清楚,连队的通信地址是:大足县某某号信箱。我们部队所从事的建筑工程,历来是保密,绝对保密,这是部队的传统和制度要求,从来不给干部战士透漏一点风声。直到2019年10月,三连战友在重庆合川聚会时,我才听到战友们说起,这个工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原邮电部的档案库。

                    107团一营在“档案库”施工四年,整个洞子的掘进和混凝土浇铸任务已经完成,但洞外的办公楼等设施还没有动工。1980年遇上“军队精简整编”,“三线建设”下马,我们特种工程兵也摊上精简整编的命运。

                    1980年一声令下,107团在重庆所负责的工程全部下马。我们一营负责施工的“档案库”,内部还没有做任何装修,就把洞口用石头封堵起来,变成了黑古隆咚的地宫。1980年10月份,107团全部撤离四川重庆,一营除我们三连撤回宝鸡驻扎在凤翔县董家河外,其余三个连队直接转场到湖南长沙工程兵学校,担负学校的扩建任务。

                    三连从大足县回到宝鸡的驻地叫董家河,是凤翔县北部的一个高山区,距离凤翔县城五公里。山上没有生长树木森林,秋冬时节也没有绿色的植被,只有那漫山遍野的野生沙枣树。董家河有一个下马的大型军工厂,是林彪主持军委工作期间,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起来的歼击机制造厂,对外叫804厂,因为9.13事件的原因,工程下马了。我们看到制造飞机的厂房若干高大,红砖黄瓦非常气派,各种机器设备安装已经过半,住宅楼都是一色的三层青砖瓦楼房,我们连队就住在空着的宿舍楼。工程下马后,厂房内的机器设备被人拆卸偷走了不少,门窗玻璃损毁严重。当时,飞机制造厂留有一个科研所叫603所,还有部分科研人员留守,看护着这个烂尾工程。这些科研人员没有下岗,虽然无所事事,常常去山里面打猎,但工资照发。我当时看到这个花费国家巨资建设起来的国防工程,变成了烂摊子,感觉十分心痛,直到如今也只有四个字:可惜,浪费。

                    图片/战友拍摄

                    三连驻扎董家河,已经进入冬季,主要任务是军事训练。1981年,连队又从董家河搬迁到宝鸡渭河南边,去秦岭太白县的公路边一个叫“山门口”的地方。1981年底,我就是到山门口去办理的转业手续。

                    在大足县乐安山区的几年时间里,还有两件事情值得记忆:

                    一是连队卫生员给我治好了两种病。1977年连队还住在山下时,连队卫生员应该是杜言合,安徽人。第一个病是流鼻血。我自小就有习惯性流鼻血的毛病,碰到鼻子就流,抠抠鼻子也流,打个喷嚏也流。1977年5月份,我爱人到部队探亲时,有一天我突然流鼻血,用各种老办法都没有止住,一会儿流了一大碗,爱人当时又急又害怕。情急之下,只好找到连队卫生员,卫生员小杜当即给我注射一针中药制剂,至今我也不知道药名,只清楚的记得药剂的颜色是橙色的。这一针注射过后,流鼻血立马止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卫生员小杜,堪称神医,药到病除,不仅当时止住了流鼻血,而且,自从那一次到现在,几十年过来,我的鼻子无论怎么抠它,碰它,再也没有流过一次鼻血。

                    第二个病是偏头痛。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患上偏头痛的疾病,入伍以后有加重的趋势,经常性不是左边头痛就是 右边头痛,特别是感冒或身体有所不适时,痛得尤其利害。我记得是1978年春,连队从山下搬家到山上了,我的偏头痛病时常发作,还是卫生员小杜给我用药,印象中小杜用的是维生素B12和维生素B几(实在没有记住)混合注射剂。小杜给我打了三天针,偏头痛就这样治好了。当年,我还是没有想到,小杜又是药到病祛,几十年过来了,我爱人从来没有听到我说过头痛,我也忘记了头痛的滋味。俗话说,对症下药,药到病除。谁能想到,刚入伍不久的卫生员能这样妙手神医,对症下药,给我彻彻底底的治好了病痛,至今没有复发。我现在步入老年人行列,还身体健康,应该感谢部队,感谢连队卫生员小杜。

                    二是险遭蒙冤。在雍溪山上,一营一连驻在河边,河上有一座拱桥,桥这头是一连营房,桥那头有一户农舍,农家有一少妇,听说名叫朱丽桂(我从来没见过),此妇人在当地是有夫之妇,略有两分姿色,但很不守妇道,淫荡成性,流传着给她一块肥皂就可以上床寻欢作乐的名声。

                    1978年“5.1”劳动节,正是当地李子成熟的季节,当地政府邀请全营指战员晚上去看电影,利于军民团结,活跃部队文化生活。电影尚未结束的时候,朱丽桂的男人提前回家(他大概知道自己的老婆不去看电影肯定有约会)“捉奸”,正当他打开自家的房门时,一个男人从他老婆的房子的后门溜走了。当时,他没有抓住人,只看见一个人光着身子,穿着一条红短裤逃跑了。他逼问老婆是哪里人?是什么人?他老婆只说是当兵的,也不知道姓甚名谁;问是哪个连队的,一会儿说三连的,一会儿说是四连的,穿红短裤的人也没有告诉朱丽桂实情。

                    这一下可好,人没有抓到,闹得满城风雨,全营严查。当时一查还查到我的头上来了,指导员徐绍端找我谈话,要我讲清楚,到底去朱丽桂那里没有?我当然理直气壮,没有去就是没有去。指导员找我谈话以后,连队几位领导还是很信任我,相信我不会干这种风流艳事;指导员还告诉我,连里找我谈话了,营首长还要找我了解情况。

                    为什么 查到我头上了呢?因为先查没有去看电影的人,我那天正好没有去看电影。白天,为了全连指战员过一个愉快的“5.1”劳动节,我带着几个战友到农户家里去购买了几百斤李子,加上那天正好感冒发烧,觉得很累,吃过晚餐以后就倒床休息,没有随连队去看电影。领导问我有证明人没有,我单独在司务处睡觉,没有人给我作证。再查有红短裤的人。我当时也正好有一条红短裤,但那天我洗了并没有穿在身上。就这两条正好对得上号,我就成了重点嫌疑对象。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好事不出门,艳事传千里,很快就在全团的桃源战友中间传开了,甚至传到了家乡,传到了我爱人的耳朵里,爱人听闻后是半信半疑。

                    这件事情严重影响军民关系,影响部队声誉。全营经过反复排查,最后查到是二连排长陈爱国,他也没有去看电影,他也有一条红短裤。他没有去看电影,没有在营房休息,领导要他找一个证人,证明他的活动轨迹,他找老乡徐炳勋作证,但徐炳勋没有给他作伪证。结果,就这样真相大白,陈爱国就是睡朱丽桂时那个穿红短裤的人。组织上对陈爱国的处理是很严肃的,1979年就处理他复员回家了。而我呢,营首长后来也没有找我谈话,淫棍陈爱国被查出来,也证明了我的清白。

                  base64!

                    2019年10月战友旧地重游图片(作者自拍)

                    2019年10月份,以伍顺福为主的合川籍战友兴办“三连战友合川聚会”,到会近百名全国各地的三连战友,分乘两辆大巴车,专程去乐安山乡旧地重游,回顾我们战斗了四年的“档案库”往事。山乡依旧在,营房还残留;满山披绿装,难寻档案库。当年我们修筑的砂石公路,如今已经硬化成了水泥路;三连的几栋营房一点痕迹也没有了;四连的几栋房子成了断垣残壁,依稀可见;唯一保存较好的是营部的营房,但也无人居住,四周生长着很多树木,枝叶繁茂,青萃欲滴;从营部下来是一条去洞口施工场地的道路,两边已经杂草丛生,少有车辆通行;战友们怎么寻找也找不到档案库的洞口了,只能看到杂树杂草覆盖着的一堆石头,里面应该就是黑咕隆咚的档案库。大家异口同声的惊呼:洞口不见了!我们白干了!

                    下一篇:一颗螺丝钉

                    2021年9月25日

                    注:1980年8月15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央军委《关于军队精简整编的方案》。《方案》规定:陆军军、师加大特种兵比例,增强防空、反坦克火力和突击力,提高机动能力;将部分野战师由满员师改为简编师;精简沿海守备部队;撤销省军区独立师;将部分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移交公安部门。全军从1980年第4季度开始精简整编,到1981年,整编任务基本完成。全军总员额由1980年的602万减少到530万。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沐鸣娱乐